寫作的人

寫作

關於寫作的絮絮叨叨


2017.3.16

教完課回來,坐回書桌前,打開電腦,準備寫作。

滑了臉書塗鴉牆,無意間看到林奕含的故事,與她今年出版的新書。

看到一個才貌雙全的女子與精神病患共同生存在她身上的故事。

 

好像很多寫文學都的是這樣,文學是一種救贖、一種必須。

我讚嘆著他們的文筆。妙筆生花這句成語就是用在這種地方的。

 

同時我逃避、擔憂、也慶幸著。

我也喜歡文學,但我總很怕自己流於無病呻吟。

文學的底氣,也得該寫出房慧真這樣的報導文,才有貢獻。

 

我在彼岸欣賞著他們的才華。

 


2017.2.16
新一篇在 窩窩 Wuowuo 的專欄準備談寵物的死亡。因為朋友的貓上禮拜過世、最近看了一本動物情緒的書以及王老闆新書《空著的王位》裡面有寫他唯一養過的寵物Pebbles的故事。有了這幾個題材,寫成一篇文章。

 

整理完稿子,送出給編輯。編輯想要我再多寫一點朋友的貓跟老闆的狗的故事。於是我就問了朋友。

 

沒問還好,一問我差點淚崩……

 

常常覺得寫作的人是幸福的,能夠聽到很多故事,進入到別人的生命去感受一切。

 

也覺得寫作的人需要有些能力,精準的眼光、深藏的筆鋒、還要能使故事對象放下心防……

 

總之,我還在學。

又笑又哭的人生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