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NR是零安樂死政策的好配套?板橋好初早餐的街貓計畫給我們的啟發

街貓

2017年的2月,將有一項重大的動保政策上路。兩年前修正的動物保護法條文,通過零安樂死政策,新法刪除第十二條中「經通知或公告逾12日而無人認領、認養或無適當之處置,得以宰殺」規定。

 

未來動物收容所將不會有十二夜悲歌,收容所無法容納大量的動物,各地方政府便採取「精準捕捉」,只針對有攻擊及傷害的流浪動物進行捕捉。然而街頭的流浪動物不會憑空消失,TNR成了普遍認為控制數量的較佳方法。

 

TNR指的是透過誘捕(Trap)、結紮(Neuter)、原地放回(Return)來達成控制流浪動物數量的目的。

 

TNR並非萬靈丹,TNR要成功有嚴苛的條件。一個區域結紮的流浪動物如果低於八成,TNR等於是無效的。而要判斷是否達到八成的數字,事先就必須做好貓口或狗口普查,工程浩大。

 

好初早餐是位於板橋地區的排隊名店,老闆Matt本身是愛貓人士,也很關注流浪貓的處境,便在開店賣早餐之餘,與鄰近的店家–小麻雀二手衣店共同執行附近區域的TNR,也推動了「街貓計畫」。本文探究街貓計畫與TNR的執行成果與環境及居民之間的關係。

 

好初早餐的「街貓計畫」是一個關懷鄰近地區街貓的活動。在TNR方面,好初與小麻雀合作,幾乎都已經將附近的貓隻結紮完,思考還能為貓咪做點什麼,進而開發周邊商品,販售所得的收入利潤全部捐給–台北市動物保護協會。

 

商品包含海報、印有街貓檔案的面紙、酷卡;印有「喵」、「傲嬌」字樣的胸章;以及取材自附近街貓身上花紋的紙膠帶。

 

街貓計畫

 

這些商品的設計都與當地的街貓有關,目的是為了讓來吃早餐的客人,如果看到附近的街貓,可以認識牠們的名字,這些貓咪就像社區的一份子。這些商品也讓客人能夠藉由購買行為參與好初的TNR。但是因為不想淪為消費街貓,街貓計畫並沒有大肆宣傳,只是在店裡的一角有展售空間。街貓計畫也達成Matt心中想要紀錄附近街貓的目的,有印在商品上的街貓不久前過世,但牠的模樣已被刻畫下來,永遠活在這些商品上。

 

街貓計畫商品

 

Matt認為TNR其實是消極的解決辦法。一開始Matt還對TNR存有道德上的疑慮,認為人類憑什麼抑制一個族群的生育能力。但是Matt也表示TNR畢竟還是一個方法。好初做的TNR也很消極,只顧好鄰近的這一區,再多兩個街區就沒做的,一區一區前進消耗金錢,也是沒完沒了的事。

 

不是每個地方都是猴峒,能夠接受與貓一起生活在社區裡。問到附近居民的反應與看法,Matt說還是會有一些完全無法接受貓狗的里民。好初在做TNR的時候,沒有特地去找當地的里長溝通,採取的是消極的溝通作法。

 

如果鄰居看到他們在餵食,他們會告訴鄰居:「這些貓咪已經被結紮,牠們不會再生新的小貓。你們不要欺負貓,因為牠不會給你們製造更多的麻煩,一隻街貓頂多活六、七年,能不能讓牠們在這裡過著比較沒有恐懼的生活、安享晚年……?」

 

只是想讓貓過舒服的生活,是好初做TNR的用意。沒有辦法教育居民動物保護的觀念,所以從TNR下手。居民的確看到來來往往的貓就那幾隻,沒有再有新的貓,與居民的溝通也變簡單。

 

「如果可以的話,還是希望把街貓送養。」Matt說。好初至今也已送養出約七、八隻的貓。還留下了的,就期許用TNR的手段,為街貓爭取較多的生存空間。也因為這個區域無法再負荷更多數量的貓,再多也是來受苦。因為種種原因,TNR似乎成了好初附近區域街貓生存的最佳解答。

 

流浪貓

 

「什麼都不做,會比做了TNR好嗎?」我問。好初還沒來開店之前,就是沒有做TNR,Matt認為做TNR後,比之前的情況好。貓咪在街頭不難找到食物,所以很難餓死。好初附近野狗的數量也少,被狗咬死的機率也低很多。做了TNR後,貓的數量獲得控制,對居民來說其實是比較好。貓的生活,也過得更舒適。如果沒有藉由TNR控制數量,恐怕對居民與貓咪,都是一個雙輸的局面。

 

原文刊載於『窩窩網站』。

 💡 如果你認同窩窩的理念,歡迎訂閱窩抱報,學會人與世界共存的生活之道:

  ➡  https://sosreader.com/project/wuowuo-2/

 

💡 看更多:

  1. 明淳在窩窩的專欄
  2. 貓,跟你想的不一樣

 

💡 歡迎你來到明淳說~

文章授權轉載需求,請洽明淳gretamct@gmail.com。

如果這篇文章對你有啟發,歡迎留言、加入粉絲團,或寄信到gretamct@gmail.com。

你的隻字片語都是明淳書寫的動力  🙂 

 

 

Facebook Comments

發表迴響